<rp id="xjftt"><i id="xjftt"></i></rp>

      <sub id="xjftt"><progress id="xjftt"></progress></sub>

        <thead id="xjftt"><meter id="xjftt"></meter></thead>

          <track id="xjftt"></track>
          <form id="xjftt"></form>
          <th id="xjftt"></th>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創業投資 ? 學霸君成長史

          學霸君成長史

          2019年02月19日 17:22

          當擁有更好的系統來給老師群體賦能的時候,一方面服務水平在提升,另一方面從業者的要求在降低。在這套系統上,不需要從業者有二三十年的教齡,三至五年的教齡就足以保證好的教學效果。

          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初到北京,跟學大教育創始人兼CEO金鑫、學而思(后改名“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等人吃過一頓飯。飯桌上,張凱磊意氣風發。來北京前,張凱磊在南開大學讀書,課余時間在天津做家教,講課很受家長歡迎,從一對一講到一對多。大一暑假,張凱磊在禮堂里給一群高三學生講數學和物理,對著臺下四五百雙眼睛,他有種做名師的感覺。

          一個暑假,張凱磊靠著做家教,掙到人生的第一個百萬元,那是2004年,張凱磊才20歲。一年下來,張凱磊覺得,數學這條路終究還是不適合自己。做家教掙到一百萬以后,他也不打算走這條路了,于是休學到北京,創辦了問吧教育。但是一對一教育培訓競爭慘烈,21歲的張凱磊有時也感到力不從心。之后不久,問吧教育被安博教育收購,張凱磊回校完成未竟學業,暫時離開了這片江湖。

          接下來的幾年,曾經一起談笑風生的金鑫和張邦鑫,分別帶著學大教育和學而思沖出來,登上了美國股市。但張凱磊教育創業之心未死,只是在靜靜等待即將到來的機會。

          2012年,張凱磊重新出發,創辦了學霸君。那一年,緊隨著互聯網的腳步,教育的紅利也從線下轉移到線上,張凱磊不禁感慨“水大魚大”。

          創業-2-1

          科技教學,平衡資源

          又是一年開學季,不同于北大附小、北京實驗二小等一流小學熱鬧繁華的開學景象。在大興、石景山、昌平等區域,大量的農民工子弟學校是另一番情形。等孩子終于有個讀書識字的地方,家長們才能喘上一口氣。對于未來,他們希望孩子最好能上個大學,不要再像自己一樣,靠出賣體力維持生計。

          在遠離北京的廣袤土地上,教育的鴻溝則更為驚人。張凱磊跟著大學同學去山東沂蒙山區,看到當地中學英語課由語文老師兼任,孩子們學的是啞巴英語,只會背誦,沒有辦法張口交流。創業后,張凱磊去了更多落后地區。在那里,他逐漸看到繁榮背后的另一個中國。

          學霸君帶著“AI學”系統到西部某中學,發現根本用不了。他們發現,當地高中老師的水平,甚至達不到中考要求。老師的教學靠死記硬背,稍微轉換一下題目條件,老師就不會做了。于是,學霸君只能從培訓老師做起。

          張凱磊意識到,中國教育的最大痛點在于資源的極度不均,優秀教師非常稀缺。問題不僅顯現于偏遠落后地區,哪怕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數千元一堂的K12名師課,仍是一課難求。那么能否借助技術,讓普通老師升級為優秀教師,再通過線上方式打破時間與空間的局限性,進而解決整個行業的痛點呢?

          實踐證明,這樣做是可行的。技術手段必然有成長期,哪怕前期出現各種問題,張凱磊也選擇忍受和迭代。比如學霸君以拍照搜題起家,一開始經常出現拍的題目和出的答案不一致,用戶投訴非常多。但堅持到現在,準確率已經達到97%。

          再比如,不同于乂學教育將自適應系統作為教學主體,學霸君通過自適應系統讓教師引導學生學習,老師依然是主導。自適應系統建立在大量數據之上,學霸君一開始就注重數據積累。它要求適用于個體,主要考慮三個模塊:

          首先是知識圖譜。知識點有前后關聯,有些知識點依賴于前面幾個串行或者并行知識點的組合,學會前面的知識點才可能學會當前的。

          第二,相互反映理論。一百人做兩道題,80%的人做對了第一道題,50%的人做對了第二道題,很大的概率是第二道題難度更大。用一百個人做題的數據,就可以做這兩道題的難度畫像。同樣,兩個人也可以做一百道題,然后根據題目對錯的情況,對這兩個人的能力進行畫像。一旦有了個人能力的曲線和題目難度的曲線,系統再推送題目的時候,會有一些策略,不用最難的題去碾壓,也不用最容易的題去滿足,而是推送半懂不懂的題目。

          第三,預判。根據學生以前做題的情況,可以了解其水平和能力。接下來,系統就能預測他在未來章節里做題的情況,然后預先準備一些學習素材,而不是等做錯了,再去補習。學霸君首席科學家陳銳鋒認為,三大模塊共同拼接成一個自適應的學習機制,它能把人的能力跟知識圖譜、題庫更好地匹配起來。“它是因材施教的工程化實踐。”

          再度創業,與學霸君一同賽跑的玩家,變成了作業幫和猿題庫。五年長跑下來,各自也都演化出不同的形態。

          學霸君相繼推出B端產品“AI學”,C端產品“學霸君1對1”,前者代表走進學校的普適教育,后者是課堂之外的個性化教育。兩款的產品的共同點,是借助系統的學情分析與智能推薦,降低優秀教師的門檻,提升教學效果。

          “我們堅守的邏輯很簡單,提升教學效率是評估的基準,改變的是形式,拍題答疑、班課、1對1,哪個東西最有利于提升教學效率,就去做哪個。”張凱磊說,“最后發現,1對1眼下在經濟模型里能找到一個平衡。”

          解放老師,提高效率

          桌子上放著一支筆,看上去跟普通中性筆沒什么兩樣,握在手中略有些重,筆管內中空,里面藏著一個小巧的攝像頭。一本看起來很普通的橫線作業本,紙張略微有些暗,湊近仔細看,是密密麻麻的灰色點陣。

          上課鈴響,老師點擊Pad上的“開始上課”,學生的Pad同步鎖定,切回到課件界面。老師可以在Pad上點名,也可以演示課件,布置練習題,讓學生搶答,或是隨堂測試等。學生用數碼筆在作業本上寫,一筆一劃近乎同步地顯示在Pad上。

          做完習題,由機器識別并自動判斷正誤。課后,學生在Pad上接收老師布置的作業,按照要求在規定時間之前完成并提交,機器自動批改作業,一般在學生全部提交后反饋作業的批改結果。

          數碼筆直接寫在Pad上,會有很多弊端。手掌如果按壓上屏幕,會影響識別,如果讓學生手腕懸空,輕飄飄的手感與實際用筆的書寫差別又很大。對學生來說,紙筆書寫依然是最好的方式。這也是學霸君選擇筆跡識別的原因。自動批改作業,極大地減輕了老師的負擔。

          學霸君教研負責人李國慶做過三年高中班主任。帶兩個班一共一百多名學生,100多份作業,摞起來差不多有半米多高。通常,李國慶從早上5點半起床,帶學生跑操、吃飯、備課、上課、午休和晚自習。間隙還要批改作業,至少需要4個小時,到晚上11點多,他才能回到家里。

          “這對認真負責的老師,簡直是一個摧殘。”多年后,想起這段經歷,李國慶說。后來推行產品時,學霸君發現“AI學”受到了26-33歲的年輕教師群體的歡迎。在原有體系下,年輕教師想要趕超老教師,只能磨資歷,機會很少。

          而年輕教師更容易接受新的教學方法來提升課堂效率,提高教學成績。年長的教師,一開始有點抗拒。有些老教師一本教案可以講十年,每次挑出里面比較好的題目來講,形成固定的教學素材和講課方法。但當AI學進入學校,年輕老師在班級做出效果的時候,這些老教師會產生危機感,主動找學霸君,要求安裝系統,并教會他們使用。

          后來,向學霸君經常提意見的更多是這些老教師。他們在使用的時候,因為長年累月的教學習慣,會關注很微小的細節,比如題目的排序,按紐大小,推題的邏輯等等。“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缺少專業的產品經理,不像電商、娛樂,產品經理思維是通用的。如果你不理解教育是什么,很難去做一個產品。”李國慶說。

          B端玩家不多,除了學霸君,科大訊飛推出的暢言智慧課堂,目前十余個省份有超過一千所學校的應用案例。科大訊飛發布2018年中報,教育行業產品和服務收入65750.97萬元,占總收入的20.57%,相比2017年有所下降,但仍是第一收入和利潤來源。

          這是一個緩慢推進,卻又在變革教學方式與教育形態的過程。

          在線1對1,列強紛爭

          學霸君摸索過一段時間的線上直播課,后來被張凱磊叫停了。張凱磊認為,開直播課還不是時候。課程密度到一定程度,比如任何一個小知識點,都有低中高三檔來匹配學生;學生足夠多,水平接近的一批孩子,才能跟得上同一節課。這時候,班課才有意義。

          第二次創業,張凱磊也意識到,線下班課和線上班課,有著本質區別。線下班課,本質上就是篩一部分最好的學生培優。他們的知識儲備足夠聽懂課程,所以班課里一般沒有補差班或者補中等班。

          學霸君早期的商業模式主要是通過學生提問,系統匹配老師在線回答問題。在答疑過程,團隊發現了很多問題。首先,學生問問題的效率不高,有一些問題并不一定必須得到解決。

          其次,學生的問題很可能超過了現階段該問的問題。比如前序知識點還沒解決,此時要解決學生提出的問題,成本會非常高。因此,打好基礎,然后層層向上提高,最好固定一個老師連續做輔導,會更有效率。因此,學霸君選擇從答疑向1對1升級。

          對于1對1輔導,線上下線也有著很多差異。

          比如線下教學過程完全不透明,線下1對1往往是在一個小房間內,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分別坐著老師和學生,家長并不知道老師如何教,學生學了什么,學的怎么樣。但是線上的教學,教學內容和過程完全透明。

          在學霸君的直播系統里面,老師講課的每一個環節,每道題目,以及老師學生的反應,全都可以被記錄下來,并且被數據化。現在,線上1對1老師的教學質量,也在學霸君整個系統的支撐下進行提高。很多技術,也在這一過程中應用進來了。

          學霸君的線上課程,有一套完整的教研體系。整個教學過程中產生的數據,都會被回收,用以推動教學和作業。老師在講解一個知識點,引申不同難度的題目時,學生在哪個難度上有問題,都會被記錄下來,然后根據學生掌握情況推送作業,做完作業之后機器批改反饋;系統記下學生作業情況和課堂表現,再去布置下一堂課授課內容。所有線上教學生產力效率的提升比傳統線下依靠人的主觀能動性產生的效率高很多。

          目前,學霸君的1對1教師注冊數近4萬名,付費用戶5萬余人,客單價2萬元左右。“今年學霸君1對1營收預計超過10億元。” 學霸君的聯合創始人徐英亮說。

          張凱磊拿出手機,指著群里分享VIPKID單日營收過億,大家集體慶祝的畫面說,“我們核心的幾個人在討論,昨天VIPKID拍出單日一個億,我們真替它高興,為什么?這些人過三年都是我的客戶,它向我們證明了,還可以更大,還可以更大!”

          在他看來,VIPKID的崛起,幫助教育了一大批年輕的家長,使其對線上1對1教育更有付費意愿,從少兒英語到K12教育的過渡,也是順理成章。自從VIPKID在2017年夏天宣布融資2億美元,1-7月的營收總和超過20億元,7月單月營收突破4億元后,資本市場為在線教育瘋狂。好未來、新東方走了十多年,VIPKID只花了不到四年時間。

          現如今,1對1教育市場上,每年有2500萬學生,大約是4000億的市場。但所有K12線上教育,所有1對1加起來,還沒超過100億元。張凱磊認為,在線1對1教育真正搶奪的是線下的市場。

          對于線上線下的關系,徐英亮更愿意看作一種替代關系。“線下是落后的生產力,被替代是不可避免的。”十多年前,在線下1對1教育培訓市場,張凱磊敗走麥城,暫時離場。兜兜轉轉十幾年過去了,如今大家又坐在同一張桌子上。

          但是,桌面上的玩家更多,打法也更兇悍。學而思上市后,受資本助力,市值突破百億美元,最近又推出在線1對1品牌。學大教育急速擴張,上市五年后,股價縮水八成,最終私有化。

          而在另一條路上,新的競爭者正在浮現。除了VIPKID,掌門1對1、海風教育等頻頻獲得融資,已經開始新的廝殺。但張凱磊覺得,還不是拼刺刀的時候,因為“大家都還沒碰上”。“只要努力,這時代都是向著你的。”如今,學霸君受數億資本加持,張凱磊仿佛又回到了2004年初到北京時意氣風發的時刻。

          ■ 文 / 賈寧(本文首發于《經理人》雜志2019年02月刊)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li
          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本平臺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僅供讀者參考,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您與我們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
          ? 黑龙江时时彩投注
          <rp id="xjftt"><i id="xjftt"></i></rp>

              <sub id="xjftt"><progress id="xjftt"></progress></sub>

                <thead id="xjftt"><meter id="xjftt"></meter></thead>

                  <track id="xjftt"></track>
                  <form id="xjftt"></form>
                  <th id="xjftt"></th>
                  <rp id="xjftt"><i id="xjftt"></i></rp>

                      <sub id="xjftt"><progress id="xjftt"></progress></sub>

                        <thead id="xjftt"><meter id="xjftt"></meter></thead>

                          <track id="xjftt"></track>
                          <form id="xjftt"></form>
                          <th id="xjftt"></th>